广告位

最新地址 ee991.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获取地址邮箱:

您的位置:首页  »  经典激情  »  推銷小姐

推銷小姐


昨天跟一群死党去常吃的海鲜餐厅。

才踏进店里,我就眼前一亮!店里来了一个新的卖酒小姐︰娟秀的鹅蛋脸、 明媚的大眼睛、白净的肌肤……她的笑容很甜美,不过看起来有点生涩害羞。

她的身材也是一级棒!低胸的紧身连身裙,托着她诱人的乳房(小弟目视判 断最少有C罩杯,可能还不只),也露出性感的香肩和乳沟。

她的腰很细,薄薄的衣料完全紧贴着她的娇躯;窄窄的裙摆大概到她大腿一 半……看到这里我女友也走进店里了,我连忙把视线移开…虽然我女朋友也是美 女,但她总是把自己裹得紧紧的,也从来不准我看其他女孩子。

我的位子刚好在死角(都是女朋友害的),没办法常常看到那位小姐。

不过还是趁著几次机会偷看。

她的连身裙上身后面完全镂空,几乎露出三分之二的美背。

她的肌肤真的很白很细,腿部的曲线也非常迷人……可惜她的右腿戴了一个 很长的护膝,不过光是看着露出来的部份,就已经让我硬老半天了“请问要用点 酒吗?”

、“需不需要其他的饮料或果汁?”

、“谢谢!因为我们这桌有几位女孩子,所以她没有多逗留;但是她甜美的 声音已经让我回味不已。

我一边用眼角余光偷瞄她在其他桌诱人的身影,一边想像她娇滴滴的声音在 床上会是什么光景︰“哦……啊……啊……嗯……啊……啊…如果能把她弄上床 ,一定是非常的销魂蚀骨吧!虽然在女友旁边没办法正大光明地饱览秀色,她巧 笑倩兮的迷人丰采还是在我的视网膜上留连不去。

¬上菜上到一半的时候,她来到屏风后面喘口气。

我这个死角居然刚好可以完整地欣赏她曼妙的身影。

女友刚好去洗手间,其他人也没有特别留意我,我就大胆地盯着她完美的脸 蛋和胴体︰她把马尾松开,秀美的长发自然垂落,美背和香肩在发丝掩映间显得 更白晰迷人。

她妩媚地顺了顺头发,拿起桌上的饮料啜了一口;她的俏脸是那么的轻巧怡 。

她把头发又绑了起来,稍稍整理衣裙,眼看又要离开我的视线。

忽然她又停了下来,伸手整理右腿的护膝(原来那不是护膝,是纱布)。

她擡起右腿踩住旁边的纸箱,一对纤纤玉手忙碌地整理抚平纱布。

短短的裙子随着她的美腿往后移,连左边的裙摆也跟着被拉高了……她细心 地调整纱布,裙摆却也越退越高……我的心怦怦跳……我已经可以看进她的裙底 ,隐约看到她浅漼t的内裤(虽然光线不够,但应该是白色或粉蓝色)。

她完全没注意到有人在看,保持这个姿势又整理了好久。

我一边视奸着她,一边想像我扑向屏风后的她,把她就地正法接下来的菜我 都是食不知味,脑海里不断重播浮现刚才的美景;连身裙在我的眼中似乎变成透 明,我好像可以看见里面性感的粉蓝色内裤,裹着她紧致迷人的翘臀;还有裙里 修长无瑕的美腿……隔壁几桌又多点了几瓶酒,她站的位置刚好落在我的视线范 围内,不过女友坐在身边,我也不能太肆无忌惮地看。

有个客人发起了酒疯,死拉着她不放。

虽然她躲得很快没有被乱摸,不过一只手还是被牢牢握住,脱不了身。

其他店员显然都习以为常,看来是不打算插手。

这时店里的客人已经不多,也没有人要帮她解围。

女友轻轻推我,眼光示意我去帮忙。

我女友超有正义感的,不管是公共汽车上有人不让座,还是公共场所有人抽菸, 她都会吩咐我出面。

虽然以前帮女友出头吃过不少亏,不过要英雄救美可是让我暗爽在心里。

我大摇大摆地走到那桌,恶狠狠地瞪着那个发酒疯的家伙,把他的手扳开, 大吼一声:“借过!你爸我要去厕所!”

我趁机牵起那位小姐的手把她拉走,然后才独自走向厕所。

耳边听到我们那桌在偷笑,心里回味着那位小姐柔弱无骨的小……我在厕所 里窝了快十分钟,出来时发酒疯那桌已经走了,显然面子挂不住吧。

其实我也蛮担心的,万一对方卯起来动刀动枪,我可没办法应付。

“谢谢你……”

那位小姐看我出来,快步迎了上来。

近看的她更是美得不可方物,不过女友正在看,我只得随口敷掩几句,赶快 回坐。

没想到,我们桌上居然多了好几瓶酒。

原来我女友决定好人做到底,顺便帮那位小姐捧场(虽然酒钱八成是要我出 )。

这时我们是店里点最多酒的,那位小姐也就尽量躲在我们这桌附近,省得又 遇上麻烦。

角落的冷气很冷,我女友主动借给她一件短外套,刚好跟她的连身裙蛮搭的 。

我借口还要开车没喝,其实是想保持清醒欣赏桌边的美女我女友很快就醉了 ,其他人也纷纷不支。

我拿出信用卡结帐(本来说要请客的那个家伙醉倒了),把女友和两个朋友 扶进车里,回店里拿卡和收据。

“先生,这件外套……”

她已经脱下外套,要拿给我。

我看着眼前的美女,心生一计:“没关系啦,妳先穿着好了,天气这么冷。 ”

我掏出皮夹,把我的名片拿给她。

“改天再还给我们好了,不然妳穿的这么性感,又会被客人骚扰。”

女友不在,我讲话也比较大胆了。

“谢谢……”

她红著脸收下名片,看着她可爱的模样,我不禁又硬了起来。

好不容易把大家都送回家,我开着车回我的公寓。

一边回味着那位美女的身影,一边怨叹女友喝太多,昨晚本来是要跟女友嘿 咻的这时手机响了:没见过的号码。

我接起电话,耳边传来美妙的声音:“请问是陈先生吗?我心头一震,这听 起来有点像是那位美女。

“我就是,请问妳是?”

我按捺住心中的狂喜,淡淡地问。

“不好意思,我是今天跟你们借外套的……对不起这个时间打给你……“喔 没关系,我还没睡。

外套不用急着还啦!”

我看看手表,的确是蛮晚了。

“不好意思,我不是要还外套……我的……我的摩拖车坏了……你可不可以……帮帮我……“在哪里啊?我现在过去。”

我心头一热,脱口而出。

落单的美女主动要我帮忙,哪有不帮的道理。

转念间我又加了两句:“妳那边安全吗?附近有没有什么店家?问清楚了地 点,我要她在附近的便利商店等,我飞车赶去。

到了那边,我先帮她把车挪到便利商店门口(大概三百多公尺上坡),锁好 锁一切检查稳当,再载她上路。

她仍然穿着我女友的外套,裙子则换了一件及膝裙。

“谢谢你,你人真好……”

她轻轻地说。

我转头看她,天,真是美!车子里面很暗,更显得她的肌肤白晰细嫩。

“没什么啦,举手之劳…我还没问过妳的名字?”

我放慢车速,希望多争取一些独处的机会。

“我叫淑婷……李淑婷。

木子李,贤淑的淑,女字旁的婷。”

我们一路闲聊,虽然车程不远,不过在我故意拖延之下,开了快半个小时。

“你要不要上来?我帮你煮咖啡……”

到了淑婷的公寓楼下,她问我。

我想答案不用我说了。

淑婷一个人住,小套房。

一张小小的单人床,两个木头衣柜,旁边是梳妆台、小书桌、书柜,还有个 一人高的穿衣镜。

房里到处都是大大小小的摆设,还有许多填充娃娃。

“不好意思,有点乱……”

其实比我女友的房间整洁多了。

她进了浴室。

我帮她把一个折叠小茶几摊开,坐在地毯上,随便看看。

淑婷步出浴室。

她身上只剩下餐厅的那件低胸连身裙。

手上是我女友的外套,和脱下来的及膝裙。

我的视线比她的裙摆略低,她诱人的大腿就这样暴露在我的眼前。

她忙进忙出煮咖啡、洗杯子,裙摆也跟着一飘一飘。

她的内裤的确是粉蓝色。

她抚著裙摆坐了下来。

我们一边等咖啡一边聊天“妳的膝盖到底怎么了,严不严重啊?”

她的右腿一直包著纱布,我现在才问。

“前几天骑摩托车跌倒……还磨破我最喜欢的牛仔裤……”

她懊恼地说著,一面把纱布拆下,“我学姐说伤口包著比较不会有疤……你 看……”

纱布散在旁边,她迷人的膝盖上有一小片脱皮,还有一些凝固的出血点。

“还会痛吗?”

我大胆地摸她伤口附近的肌肤。

她细致诱人的腿真是吹弹可破。

“还好……今天比较不痛……”

我的手轻轻地帮她按摩,小心地避开可能会触痛伤口的地方我的左手温柔地 按摩她的右小腿,右手逐步地往膝盖上方移动。

她的腿好嫩好软。

淑婷的眼睛闭着。

长长的睫毛一颤一颤,樱桃小嘴微微吐着气。

我吻了下去。

时间都静止了。

淑婷的唇好暖,好湿润。

我的心脏似乎也停了。

时间又开始流动。

我的舌探入她可人的小嘴,淑婷的香舌热切地回应我。

我把她搂了起来,双手在她光滑的美背上游移爱抚。

她用力搂着我的颈子,一对乳房在我的胸前摩娑。

淑婷的娇躯越来越滚烫,一对美腿紧紧地夹着我。

“妳好美。”

“你好坏。”

我们同时说。

淑婷的俏脸红扑扑地,泛出可爱的酒窝。

“没想到你才是大色狼。”

她娇嗔地白我一眼。

“我……”

我正要花言巧语一番,淑婷的秀目又闭上了眼两个人的唇合在一她的连身裙 只有一个拉链。

我缓缓拉开。

连身裙随着淑婷娇美的胴体滑下。

一对椒乳颤巍巍地挺立。

乳晕是粉红色的,乳豆小巧迷人(她没穿胸罩)。

我把淑婷抱到床上,她的美目半睁半闭,咬著下唇,小嘴轻轻吐出:“你… …要……温柔些淑婷身上只剩下那件粉蓝色的小裤。

我一边欣赏眼前的玉人,一边快手快脚地把衣服脱光。

淑婷偷眼看了我的老二一眼,嘤咛一声,双颊变得更红了。

我的手指轻轻地在她身上搔弄,然后吻上她的唇。

淑婷的娇躯随着我的爱抚微微扭动,帮助我探索她的敏感带。

我吻向她雪白的粉颈、噬咬她的耳垂、舔弄她的锁骨“啊……呼……啊……嗯……嗯……啊……”

淑婷娇滴滴地呻吟著。

我的手指滑向她的内裤,从外侧勾弄摸索;我的舌向她白玉一般的乳房进攻 ,她的乳房几乎可以把我的脸埋住。

“啊……哦……啊……嗯……嗯……啊……啊……”

淑婷的小裤已经湿透我两手轻轻勾开,她也扭动着身子配合我把内裤褪下。

淑婷如玫瑰一般的小穴呈现在我面前。

真是极品。

“淑婷……妳好美……”

我试着探入指头。

淑婷还是处女“淑婷?”

她听出我话中的问句,轻轻地点头。

我不再迟疑,把我有史以来最胀大的分身放入淑婷紧窄的小穴。

“淑婷,对不起,可能会很痛喔……”

我吻上她的唇,下体用力一插。

淑婷痛得把我的唇咬破了。

她紧闭的秀目流下泪珠。

我努力保持不动,让我的肉棒停留在她的穴中我稍微放松嘴唇,淑婷睁开她 眩然已泣的大眼睛,幽幽地看着我:“好痛喔!看你要怎么赔偿我!“对不起… …我太粗暴了……”

我讷讷地赔罪。

我们紧紧的黏在一起,我的两只手又开始了各处的进攻。

嘴里竭尽所能地吐出甜言蜜语。

我尝试移动我的肉棒。

痛……慢一点……嗯……嗯……还……这样还可以……嗯……“嗯……呵……嗯……喔……啊……有点……痛……啊……嗯……“喔……啊……啊……嗯……啊……喔……啊……“喔……啊……嗯……啊……再……再……快一点… …点……啊……”

淑婷渐渐适应,也比较不痛了。

“啊……啊……喔……嗯……啊……嗯……我慢慢增快抽插的速度,淑婷的 娇吟也越来越激烈︰“啊……喔……啊……啊……嗯……啊……啊……“啊……嗯……啊……舒……服……啊……好……啊……淑婷的蜜汁相当多,我抽插起来 非常顺畅。

“啊……喔……啊……啊……”

空气中浓浓的咖啡香。

混合著淑婷淡雅的体香。

她香汗淋漓,婉转娇啼,俏脸似乎更添了艳色。

“啊……啊……啊……”

淑婷泄了。

我的肉棒还是硬挺。

虽然她紧窄的小穴好几次都让我差点失守,但我希望能让她的第一次更完美 。

我继续抽插。

“淑婷……我可以射在里面吗?”

我问。

她羞得双手掩住脸庞,轻轻地点头。

“啊……啊……喔……嗯……啊……啊……“啊……嗯……啊……啊……噢……啊……我又让淑婷泄了一次,才射在她里面。

昨天跟一群死党去常吃的海鲜餐厅。

才踏进店里,我就眼前一亮!店里来了一个新的卖酒小姐︰娟秀的鹅蛋脸、 明媚的大眼睛、白净的肌肤……她的笑容很甜美,不过看起来有点生涩害羞。

她的身材也是一级棒!低胸的紧身连身裙,托着她诱人的乳房(小弟目视判 断最少有C罩杯,可能还不只),也露出性感的香肩和乳沟。

她的腰很细,薄薄的衣料完全紧贴着她的娇躯;窄窄的裙摆大概到她大腿一 半……看到这里我女友也走进店里了,我连忙把视线移开…虽然我女朋友也是美 女,但她总是把自己裹得紧紧的,也从来不准我看其他女孩子。

我的位子刚好在死角(都是女朋友害的),没办法常常看到那位小姐。

不过还是趁著几次机会偷看。

她的连身裙上身后面完全镂空,几乎露出三分之二的美背。

她的肌肤真的很白很细,腿部的曲线也非常迷人……可惜她的右腿戴了一个 很长的护膝,不过光是看着露出来的部份,就已经让我硬老半天了“请问要用点 酒吗?”

、“需不需要其他的饮料或果汁?”

、“谢谢!因为我们这桌有几位女孩子,所以她没有多逗留;但是她甜美的 声音已经让我回味不已。

我一边用眼角余光偷瞄她在其他桌诱人的身影,一边想像她娇滴滴的声音在 床上会是什么光景︰“哦……啊……啊……嗯……啊……啊…如果能把她弄上床 ,一定是非常的销魂蚀骨吧!虽然在女友旁边没办法正大光明地饱览秀色,她巧 笑倩兮的迷人丰采还是在我的视网膜上留连不去。

¬上菜上到一半的时候,她来到屏风后面喘口气。

我这个死角居然刚好可以完整地欣赏她曼妙的身影。

女友刚好去洗手间,其他人也没有特别留意我,我就大胆地盯着她完美的脸 蛋和胴体︰她把马尾松开,秀美的长发自然垂落,美背和香肩在发丝掩映间显得 更白晰迷人。

她妩媚地顺了顺头发,拿起桌上的饮料啜了一口;她的俏脸是那么的轻巧怡 。

她把头发又绑了起来,稍稍整理衣裙,眼看又要离开我的视线。

忽然她又停了下来,伸手整理右腿的护膝(原来那不是护膝,是纱布)。

她擡起右腿踩住旁边的纸箱,一对纤纤玉手忙碌地整理抚平纱布。

短短的裙子随着她的美腿往后移,连左边的裙摆也跟着被拉高了……她细心 地调整纱布,裙摆却也越退越高……我的心怦怦跳……我已经可以看进她的裙底 ,隐约看到她浅漼t的内裤(虽然光线不够,但应该是白色或粉蓝色)。

她完全没注意到有人在看,保持这个姿势又整理了好久。

我一边视奸着她,一边想像我扑向屏风后的她,把她就地正法接下来的菜我 都是食不知味,脑海里不断重播浮现刚才的美景;连身裙在我的眼中似乎变成透 明,我好像可以看见里面性感的粉蓝色内裤,裹着她紧致迷人的翘臀;还有裙里 修长无瑕的美腿……隔壁几桌又多点了几瓶酒,她站的位置刚好落在我的视线范 围内,不过女友坐在身边,我也不能太肆无忌惮地看。

有个客人发起了酒疯,死拉着她不放。

虽然她躲得很快没有被乱摸,不过一只手还是被牢牢握住,脱不了身。

其他店员显然都习以为常,看来是不打算插手。

这时店里的客人已经不多,也没有人要帮她解围。

女友轻轻推我,眼光示意我去帮忙。

我女友超有正义感的,不管是公共汽车上有人不让座,还是公共场所有人抽菸, 她都会吩咐我出面。

虽然以前帮女友出头吃过不少亏,不过要英雄救美可是让我暗爽在心里。

我大摇大摆地走到那桌,恶狠狠地瞪着那个发酒疯的家伙,把他的手扳开, 大吼一声:“借过!你爸我要去厕所!”

我趁机牵起那位小姐的手把她拉走,然后才独自走向厕所。

耳边听到我们那桌在偷笑,心里回味着那位小姐柔弱无骨的小……我在厕所 里窝了快十分钟,出来时发酒疯那桌已经走了,显然面子挂不住吧。

其实我也蛮担心的,万一对方卯起来动刀动枪,我可没办法应付。

“谢谢你……”

那位小姐看我出来,快步迎了上来。

近看的她更是美得不可方物,不过女友正在看,我只得随口敷掩几句,赶快 回坐。

没想到,我们桌上居然多了好几瓶酒。

原来我女友决定好人做到底,顺便帮那位小姐捧场(虽然酒钱八成是要我出 )。

这时我们是店里点最多酒的,那位小姐也就尽量躲在我们这桌附近,省得又 遇上麻烦。

角落的冷气很冷,我女友主动借给她一件短外套,刚好跟她的连身裙蛮搭的 。

我借口还要开车没喝,其实是想保持清醒欣赏桌边的美女我女友很快就醉了 ,其他人也纷纷不支。

我拿出信用卡结帐(本来说要请客的那个家伙醉倒了),把女友和两个朋友 扶进车里,回店里拿卡和收据。

“先生,这件外套……”

她已经脱下外套,要拿给我。

我看着眼前的美女,心生一计:“没关系啦,妳先穿着好了,天气这么冷。 ”

我掏出皮夹,把我的名片拿给她。

“改天再还给我们好了,不然妳穿的这么性感,又会被客人骚扰。”

女友不在,我讲话也比较大胆了。

“谢谢……”

她红著脸收下名片,看着她可爱的模样,我不禁又硬了起来。

好不容易把大家都送回家,我开着车回我的公寓。

一边回味着那位美女的身影,一边怨叹女友喝太多,昨晚本来是要跟女友嘿 咻的这时手机响了:没见过的号码。

我接起电话,耳边传来美妙的声音:“请问是陈先生吗?我心头一震,这听 起来有点像是那位美女。

“我就是,请问妳是?”

我按捺住心中的狂喜,淡淡地问。

“不好意思,我是今天跟你们借外套的……对不起这个时间打给你……“喔 没关系,我还没睡。

外套不用急着还啦!”

我看看手表,的确是蛮晚了。

“不好意思,我不是要还外套……我的……我的摩拖车坏了……你可不可以……帮帮我……“在哪里啊?我现在过去。”

我心头一热,脱口而出。

落单的美女主动要我帮忙,哪有不帮的道理。

转念间我又加了两句:“妳那边安全吗?附近有没有什么店家?问清楚了地 点,我要她在附近的便利商店等,我飞车赶去。

到了那边,我先帮她把车挪到便利商店门口(大概三百多公尺上坡),锁好 锁一切检查稳当,再载她上路。

她仍然穿着我女友的外套,裙子则换了一件及膝裙。

“谢谢你,你人真好……”

她轻轻地说。

我转头看她,天,真是美!车子里面很暗,更显得她的肌肤白晰细嫩。

“没什么啦,举手之劳…我还没问过妳的名字?”

我放慢车速,希望多争取一些独处的机会。

“我叫淑婷……李淑婷。

木子李,贤淑的淑,女字旁的婷。”

我们一路闲聊,虽然车程不远,不过在我故意拖延之下,开了快半个小时。

“你要不要上来?我帮你煮咖啡……”

到了淑婷的公寓楼下,她问我。

我想答案不用我说了。

淑婷一个人住,小套房。

一张小小的单人床,两个木头衣柜,旁边是梳妆台、小书桌、书柜,还有个 一人高的穿衣镜。

房里到处都是大大小小的摆设,还有许多填充娃娃。

“不好意思,有点乱……”

其实比我女友的房间整洁多了。

她进了浴室。

我帮她把一个折叠小茶几摊开,坐在地毯上,随便看看。

淑婷步出浴室。

她身上只剩下餐厅的那件低胸连身裙。

手上是我女友的外套,和脱下来的及膝裙。

我的视线比她的裙摆略低,她诱人的大腿就这样暴露在我的眼前。

她忙进忙出煮咖啡、洗杯子,裙摆也跟着一飘一飘。

她的内裤的确是粉蓝色。

她抚著裙摆坐了下来。

我们一边等咖啡一边聊天“妳的膝盖到底怎么了,严不严重啊?”

她的右腿一直包著纱布,我现在才问。

“前几天骑摩托车跌倒……还磨破我最喜欢的牛仔裤……”

她懊恼地说著,一面把纱布拆下,“我学姐说伤口包著比较不会有疤……你 看……”

纱布散在旁边,她迷人的膝盖上有一小片脱皮,还有一些凝固的出血点。

“还会痛吗?”

我大胆地摸她伤口附近的肌肤。

她细致诱人的腿真是吹弹可破。

“还好……今天比较不痛……”

我的手轻轻地帮她按摩,小心地避开可能会触痛伤口的地方我的左手温柔地 按摩她的右小腿,右手逐步地往膝盖上方移动。

她的腿好嫩好软。

淑婷的眼睛闭着。

长长的睫毛一颤一颤,樱桃小嘴微微吐着气。

我吻了下去。

时间都静止了。

淑婷的唇好暖,好湿润。

我的心脏似乎也停了。

时间又开始流动。

我的舌探入她可人的小嘴,淑婷的香舌热切地回应我。

我把她搂了起来,双手在她光滑的美背上游移爱抚。

她用力搂着我的颈子,一对乳房在我的胸前摩娑。

淑婷的娇躯越来越滚烫,一对美腿紧紧地夹着我。

“妳好美。”

“你好坏。”

我们同时说。

淑婷的俏脸红扑扑地,泛出可爱的酒窝。

“没想到你才是大色狼。”

她娇嗔地白我一眼。

“我……”

我正要花言巧语一番,淑婷的秀目又闭上了眼两个人的唇合在一她的连身裙 只有一个拉链。

我缓缓拉开。

连身裙随着淑婷娇美的胴体滑下。

一对椒乳颤巍巍地挺立。

乳晕是粉红色的,乳豆小巧迷人(她没穿胸罩)。

我把淑婷抱到床上,她的美目半睁半闭,咬著下唇,小嘴轻轻吐出:“你… …要……温柔些淑婷身上只剩下那件粉蓝色的小裤。

我一边欣赏眼前的玉人,一边快手快脚地把衣服脱光。

淑婷偷眼看了我的老二一眼,嘤咛一声,双颊变得更红了。

我的手指轻轻地在她身上搔弄,然后吻上她的唇。

淑婷的娇躯随着我的爱抚微微扭动,帮助我探索她的敏感带。

我吻向她雪白的粉颈、噬咬她的耳垂、舔弄她的锁骨“啊……呼……啊……嗯……嗯……啊……”

淑婷娇滴滴地呻吟著。

我的手指滑向她的内裤,从外侧勾弄摸索;我的舌向她白玉一般的乳房进攻 ,她的乳房几乎可以把我的脸埋住。

“啊……哦……啊……嗯……嗯……啊……啊……”

淑婷的小裤已经湿透我两手轻轻勾开,她也扭动着身子配合我把内裤褪下。

淑婷如玫瑰一般的小穴呈现在我面前。

真是极品。

“淑婷……妳好美……”

我试着探入指头。

淑婷还是处女“淑婷?”

她听出我话中的问句,轻轻地点头。

我不再迟疑,把我有史以来最胀大的分身放入淑婷紧窄的小穴。

“淑婷,对不起,可能会很痛喔……”

我吻上她的唇,下体用力一插。

淑婷痛得把我的唇咬破了。

她紧闭的秀目流下泪珠。

我努力保持不动,让我的肉棒停留在她的穴中我稍微放松嘴唇,淑婷睁开她 眩然已泣的大眼睛,幽幽地看着我:“好痛喔!看你要怎么赔偿我!“对不起… …我太粗暴了……”

我讷讷地赔罪。

我们紧紧的黏在一起,我的两只手又开始了各处的进攻。

嘴里竭尽所能地吐出甜言蜜语。

我尝试移动我的肉棒。

痛……慢一点……嗯……嗯……还……这样还可以……嗯……“嗯……呵……嗯……喔……啊……有点……痛……啊……嗯……“喔……啊……啊……嗯……啊……喔……啊……“喔……啊……嗯……啊……再……再……快一点… …点……啊……”

淑婷渐渐适应,也比较不痛了。

“啊……啊……喔……嗯……啊……嗯……我慢慢增快抽插的速度,淑婷的 娇吟也越来越激烈︰“啊……喔……啊……啊……嗯……啊……啊……“啊……嗯……啊……舒……服……啊……好……啊……淑婷的蜜汁相当多,我抽插起来 非常顺畅。

“啊……喔……啊……啊……”

空气中浓浓的咖啡香。

混合著淑婷淡雅的体香。

她香汗淋漓,婉转娇啼,俏脸似乎更添了艳色。

“啊……啊……啊……”

淑婷泄了。

我的肉棒还是硬挺。

虽然她紧窄的小穴好几次都让我差点失守,但我希望能让她的第一次更完美 。

我继续抽插。

“淑婷……我可以射在里面吗?”

我问。

她羞得双手掩住脸庞,轻轻地点头。

“啊……啊……喔……嗯……啊……啊……“啊……嗯……啊……啊……噢……啊……我又让淑婷泄了一次,才射在她里面。


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