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

最新地址 ee991.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获取地址邮箱:

您的位置:首页  »  人妻美妇  »  多情的人妻

多情的人妻


孟氏集團,是國內的一家頂級大企業,旗下擁有數十家子公司,其中上市公司就將近二十多家,而且這還不包括在國外的子公司,由此可見這個家族式的企業所擁有的財力是多麽的雄厚。

青城國際,就是孟氏集團旗下的一家上市企業,主要負責的是電子商務信息這塊行業的業務,不管是在國內還是國外,青城國際所掌握的電子信息技術都是世界的領先水平。

青城國際位于一座大城市裏最大的商務園內,在這個寸金寸土的豪華商務園內,能有一家屬于自己的公司那都是財力和榮耀的象征,更別說擁有一整棟寫字樓的青城國際,有許多白領都為了自己能夠走進青城國際的這棟寫字樓工作而努力奮鬥著。

在青城國際所屬的這棟寫字樓的第十五層,是這家公司的人力資源部所在的樓層,此時在人力資源部的會議室裏,穿著一身職業套裝職業的莫倩妮,正站在多媒體前給坐在會議室裏的十來位人力資源部的重要管理人員不停的講解著。

「如今電子信息的快速發展,導致許多公司都跟不上節奏而被淘汰,而導致這些公司淘汰的主要原因,就是因為人才的缺失……」

這位名叫莫倩妮的職業麗人,站在多媒體前不斷的有流利的話語從她那唇紅齒白的小嘴中說出,沒有一個人敢插嘴打斷,因為她是在場人中職位最高的一人,她是青城國際人力資源部的副部長,別看她長得年輕,其實已經35歲,在她20歲的時候從學校出來,就從事人力資源行業,有著十五年的工作經驗,到了現在已經是個資深的HR,再加上她出眾的工作能力,和領導組織能力,深得公司老總的肯定與信任,所以她年紀輕輕的就已經當上了上市公司人力資源部的副部長。

已經35歲的莫倩妮不僅在工作上有所成就,而且還有個幸福美滿的家庭,在她二十歲的時候就嫁給了在一所重點中學任職的老公,並且已經有了一個正在上初一的兒子。

35歲,正是風華絕代的年紀,莫倩妮也並沒有工作和家庭兩頭倒而發生明顯的變化,35歲的莫倩妮,在她的臉上還是和小姑娘的時候一模一樣,皮膚不僅白皙而還非常的嫩滑,嫩得好像隨時都能掐出水來,看不到一絲皺紋的痕跡,在她的臉上有的衹是經過歲月沈澱之後,所展現出來的沈穩于幹練,非常符合她這位已經是人妻人母的職業婦人。

「所以我們要加大力度為公司尋找最精英的人才,為公司……」

平穩的工作和美好的家庭讓莫倩妮容光滿面,站在眾人面前的她是那麽的自信,出口便是成章,一句一句濤濤不絕。

「莫部長,您等一下!」

半個小時後會議結束,莫倩妮最後一個走出會議室,馬上就被一個二十出頭的年輕男職員給叫住。

這名年輕的男子職員名叫林鑫,二十二歲,上個月剛過了實習期,本來他來應聘的職位是莫倩妮的助理一職,可是在面試的時候莫倩妮卻看中了他的其它才能,最後以其它的職位將林鑫招進了公司。

「莫部長妳看一下,上次您讓我找的,我已經找到了一些,您看一下有沒有什麽問題?」

「好的。」

莫倩妮笑著將林鑫遞來的文件接過,打開後認真的看了起來。

站在一旁的林鑫忐忑的等待著莫倩妮的答復,對于眼前的這位上司,從他面試的時候見到的第一面起,他就對這位成熟的御姐上司充滿了好感與尊敬,他面對自己的工作都會盡量的做到完美,他不想讓這位信任他的上司失望。

而林鑫不安的等待中,莫倩妮撩了一下額前垂落的長發,合上文件笑著說道:「很好,我就是要這樣的,妳繼續再找一些這樣的資料來。」

「好的,莫部長。」

林鑫將文件接了過來答應道,同時心裏也送了口氣。

「做的不錯,有什麽不懂的,妳也可以的來找我。」

最後莫倩妮欣慰的拍了拍林鑫的肩膀,就往自己的辦公室走去,然而她不知道的是,就在剛才她不覺間撩發的無限風情,卻永遠的刻在了她這位後輩下屬的腦海深處。

莫倩妮回到辦公室剛坐下,她的助理就敲門走了進來。

「莫部長,您開會的時候孟總打電話來,讓您會議結束的後去一趟他的辦公室。」

「董事長有說什麽事麽?」

「沒有!」

助理搖了搖頭說道:「孟總就是讓您會議結束後去他那,也沒跟我說其它的。」

「好的,我知道了,妳先出去吧。」

五分鐘後,莫倩妮來到了寫字樓最頂層的辦公室,敲響了董事長辦公室的門。

「進!」

「孟總您找我?」

「哦,是小莫啊!」

坐在豪華寬大的辦公桌後面的,是一個五十歲左右,還一臉的油光,長得肥頭大耳的禿頂男子,名字叫孟衝,是這家子公司的老總,看到莫倩妮進來他連忙將抽了一半的雪茄擰在煙灰缸裏,露出兩排焦黃的香煙牙,熱情的笑道。

「快進來,快進來,坐!」

依言,莫倩妮關好門來到豪華的真皮沙發前,捋直裙擺坐下了去,才問道。

「孟總,妳找我來是有什麽事麽?」

肥胖男子的孟衝也來到莫倩妮不遠處的單人沙發出坐下,又點燃了一根雪茄才緩緩說道。

「也沒什麽大事,我找妳來,就是想問問妳為公司找到了多少人才?」

莫倩妮坐直了身子回答道:「請孟總放心,我已經有了不少人選,正準備通過獵頭公司進行接觸。」

孟衝吸了口雪茄,哈哈說道:「我就知道小莫妳的辦事能力,這麽快就已經有了進展。」

「哪裏,孟總您過譽了。」

「沒有沒有,我說的一點也不過,南煌的孟總也可是對妳贊賞有加啊,沒認識妳前,我可是經常聽她說起妳!這次南煌子公司和我們公司都正好在挑選人才,南煌的孟總可是跟我點名道姓的要妳來操辦這件事,如果不是妳能力不足,南煌的孟總怎麽會推薦妳呢?」

孟衝誇張的搖了搖手,裝作正經的樣子說道。

「當初我剛進公司沒幾年什麽都不懂,多虧了南煌孟總的照顧,才能有今天的我,現在有了能力就應該為公司出分力,不付妳和南煌孟總對我囑托。」

孟衝吐著煙氣滿意的點了點頭「既然南煌孟總如此信任妳,現在我也看到了妳的能力,我也相信妳能把接下來的事辦好。」

房間裏濃重煙味熏得莫倩妮很是難受,但她還是裝著什麽事沒有的樣子含笑回應道:「謝謝孟總您的信任,我一定會為公司挑選出最好的人才。」

「好好好!」

孟總吸著煙,一連說了三個好字,他就用他那對老鼠般賊熘的小眼睛一直盯著莫倩妮,也沒有繼續說話。

兩人一時無言,莫倩妮被孟衝盯著有些不自在,感覺很尷尬,起身想走。

「那,孟總沒什麽事的話,我就先走了?」

這時孟衝也終于回過神來,連忙跟著站了起來,有些激動的說道:「唉!小莫妳先別著急著走嘛,我都還有話沒有說完呢!來,妳先坐,妳先坐下再說。」

沒辦法莫倩妮衹好再次坐了下來,等待著孟衝的後續談話,不過孟衝卻沒有馬上開始說,而是將雪茄熄滅後給莫倩妮到了杯水。

「來,小莫妳先喝口水吧。」

「謝謝孟總。」

不好拒接,莫倩妮接過水杯,小小的喝了一口。

而就在莫倩妮喝水的時候,孟衝也坐了下來,不過他沒坐回原來的位置,而是直接就在莫倩妮的身邊坐下,而且坐的離莫倩妮很近,兩人的手臂都快靠在了一起。

莫倩妮本能想拉開兩人的距離,可是她本來就坐在沙發把手的旁邊,根本就沒什麽地方退,莫倩妮無奈衹能忍耐一會,看看孟衝到底要說什麽。

這麽近的距離,孟總很容易就聞到了莫倩妮身上成熟的幽香,他忍不住皺著他那油亮的大鼻頭吸了幾口,才笑著露出兩排黃牙道。

「不知道……小莫妳在副部長這個位置上多久了呀?」

聞到對方身上的煙味莫倩妮強忍著想吐的衝動回答道:「快兩年了。」

「哦!!!!!!」

孟衝托著長音釋然的點了點頭,停頓了幾秒後,他才說道:「那小莫妳有沒有想過……什麽時候能把妳的這個副部長的副字改成正的呀?」

說著他竟然將他的一衹大肥手放在了莫倩妮柔軟的絲襪大腿上。

莫倩妮很快就知道了孟衝話中的意思,她連忙將大腿上的手推了下去,快速的站了起來。

「孟總,雖然我年紀輕輕就坐到了副部長這個位置,但靠的都是自己的努力,而且我才剛當上副部長沒兩年,我也根本就沒想過其他的事情,目前我衹想把眼前的事做好,如果孟總妳沒什麽其他事的話,我就先坐了。」

一口氣說完話,莫倩妮也沒等孟衝同意就走出了他的辦公室。

孟衝沒有出聲,也沒有阻攔,就這樣看著莫倩妮走了出去,衹是他看著莫倩妮背影的眼神充滿了可怕的精光。

「妳說妳都多大了啊,還這樣?」

下班後,莫倩妮剛打開家門就聽到丈夫訓斥兒子的聲音。

「怎麽了這是?」

來到客廳,莫倩妮就看見丈夫正坐在椅子上,怒氣衝衝的看著站在他對面一臉不高興的兒子。

「妳說怎麽回事?這臭小子居然在學校裏打架!」

「什麽!打架?小莫快給媽媽看看有沒有受傷?」

上班的時候,莫倩妮是敬業的女強人,可是回到家她就是一個溫柔的賢妻良母,一聽道兒子和別人打架,她不關心的並不是兒子為什麽打架,而是第一時間詢問兒子有沒有受傷。

「妳的兒子怎麽會受傷?受傷的可是別人,頭上都流血了,問他為什麽打架?也不說,真是氣死我了!」

坐在椅子上的張正亮,恨兒子不成鋼,一臉憤然的說道。

見丈夫怒氣不止,莫倩妮連忙勸阻:「行了行了,妳也少說幾句,虧妳也還是個當了多年的老師,妳覺得妳這麽怒氣衝衝的,就能解決問題麽?」

接著她轉而拉起兒子的手說道:「來小莫,妳別理妳爸,跟媽媽去妳房間說。」

十幾分鐘後,莫倩妮弄清楚情,況指責丈夫道:「妳說妳一回來就發那麽大的火幹嘛?妳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麽就是在那裏亂罵人,妳知不知道今天小莫打架是因為那個同學欺負其他的同學,小莫是看不慣才跟別人打架的。」

冷靜了一會兒,張正亮也意識到剛才自己不夠冷靜,現在又知道了兒子打架原因,他知道是自己太衝動了,不過他又拉不下老臉說道歉的話,依舊裝著臉說道:「不管什麽原因,打架就是不對的!」

莫倩妮白了丈夫一眼:「這還用妳說,我也已經批評過他了。好了好了,我不跟妳說了,我做飯去了。」

晚上九點多,莫倩妮洗完澡從浴室裏出來,看見丈夫如往常一樣,正坐在床頭拿著一本出看,莫倩妮走了過去將丈夫手中的書奪了過來,小嘴裏不滿的嘟喃道:「看看看,整天就知道看書。」

「不看書,難道我還看妳啊?」

張正亮推了推鼻梁上的鏡框打趣道。

「怎麽,看我不行麽?難道說我很難看啊?」

張正亮意識到自己說錯話,連忙坐直了身子,將嬌妻豐腴的身子拽入自己的有些清瘦的懷中。

「當然不是了,妳怎麽可能會難看,要難看也是我難看。」

「哼,這還差不多!」

在丈夫的懷裏,莫倩妮沒有一點女強人的樣子,完全就是會撒嬌的小女人。

兩人就這抱在一起看了一會電視,最後還是莫倩妮打破兩人間的寧靜,衹見她躺在丈夫的懷裏,轉過頭含情脈脈的看著丈夫幽幽的說道:「老公,我想要了!」

張正亮看著懷裏的嬌妻滿含春意的眼眸色心大動,伸出手抓住嬌妻的一衹豐碩巨乳,並用力的捏了捏,壞壞的說道:「小騷蹄子,又想要了,這幾個星期都沒怎麽停過呢!」

乳房被丈夫抓住,莫倩妮渾身無比,不過又對丈夫的話感到很是不滿。

「討厭,說什麽呢?人家才不騷呢!」

「還不騷?妳說話的聲音,聽得我的骨頭都要酥了,既然妳不承認,那我就來讓妳親口承認好了!」

說著張正亮一個翻身將妻子壓到了床上,不一會兩人就結合在了一起,莫倩妮忍不住發出一聲嬌啼。

「噢……噢噢老公妳的進來了啊……啊……好爽……」

「看……看這下妳終于顯出原形來了吧?看招……」

說著張正亮對著妻子又用力的杵了幾下。

「舒服……」

「舒服……啊……」

「老公哪裏……好舒服……」……「要……要射了……」

最後,隨著床咯吱咯吱的一陣勐響,張正亮在妻子的肉壺裏射出了精液,莫倩妮也被丈夫的精液燙到了高潮發出長吟。

「啊……」

等到莫倩妮從浴室清洗下身回來後,發現丈夫已經打起了呼嚕,莫倩妮站在床前看了丈夫一會兒,心裏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麽?

孟氏集團,是國內的一家頂級大企業,旗下擁有數十家子公司,其中上市公司就將近二十多家,而且這還不包括在國外的子公司,由此可見這個家族式的企業所擁有的財力是多麽的雄厚。

青城國際,就是孟氏集團旗下的一家上市企業,主要負責的是電子商務信息這塊行業的業務,不管是在國內還是國外,青城國際所掌握的電子信息技術都是世界的領先水平。

青城國際位于一座大城市裏最大的商務園內,在這個寸金寸土的豪華商務園內,能有一家屬于自己的公司那都是財力和榮耀的象征,更別說擁有一整棟寫字樓的青城國際,有許多白領都為了自己能夠走進青城國際的這棟寫字樓工作而努力奮鬥著。

在青城國際所屬的這棟寫字樓的第十五層,是這家公司的人力資源部所在的樓層,此時在人力資源部的會議室裏,穿著一身職業套裝職業的莫倩妮,正站在多媒體前給坐在會議室裏的十來位人力資源部的重要管理人員不停的講解著。

「如今電子信息的快速發展,導致許多公司都跟不上節奏而被淘汰,而導致這些公司淘汰的主要原因,就是因為人才的缺失……」

這位名叫莫倩妮的職業麗人,站在多媒體前不斷的有流利的話語從她那唇紅齒白的小嘴中說出,沒有一個人敢插嘴打斷,因為她是在場人中職位最高的一人,她是青城國際人力資源部的副部長,別看她長得年輕,其實已經35歲,在她20歲的時候從學校出來,就從事人力資源行業,有著十五年的工作經驗,到了現在已經是個資深的HR,再加上她出眾的工作能力,和領導組織能力,深得公司老總的肯定與信任,所以她年紀輕輕的就已經當上了上市公司人力資源部的副部長。

已經35歲的莫倩妮不僅在工作上有所成就,而且還有個幸福美滿的家庭,在她二十歲的時候就嫁給了在一所重點中學任職的老公,並且已經有了一個正在上初一的兒子。

35歲,正是風華絕代的年紀,莫倩妮也並沒有工作和家庭兩頭倒而發生明顯的變化,35歲的莫倩妮,在她的臉上還是和小姑娘的時候一模一樣,皮膚不僅白皙而還非常的嫩滑,嫩得好像隨時都能掐出水來,看不到一絲皺紋的痕跡,在她的臉上有的衹是經過歲月沈澱之後,所展現出來的沈穩于幹練,非常符合她這位已經是人妻人母的職業婦人。

「所以我們要加大力度為公司尋找最精英的人才,為公司……」

平穩的工作和美好的家庭讓莫倩妮容光滿面,站在眾人面前的她是那麽的自信,出口便是成章,一句一句濤濤不絕。

「莫部長,您等一下!」

半個小時後會議結束,莫倩妮最後一個走出會議室,馬上就被一個二十出頭的年輕男職員給叫住。

這名年輕的男子職員名叫林鑫,二十二歲,上個月剛過了實習期,本來他來應聘的職位是莫倩妮的助理一職,可是在面試的時候莫倩妮卻看中了他的其它才能,最後以其它的職位將林鑫招進了公司。

「莫部長妳看一下,上次您讓我找的,我已經找到了一些,您看一下有沒有什麽問題?」

「好的。」

莫倩妮笑著將林鑫遞來的文件接過,打開後認真的看了起來。

站在一旁的林鑫忐忑的等待著莫倩妮的答復,對于眼前的這位上司,從他面試的時候見到的第一面起,他就對這位成熟的御姐上司充滿了好感與尊敬,他面對自己的工作都會盡量的做到完美,他不想讓這位信任他的上司失望。

而林鑫不安的等待中,莫倩妮撩了一下額前垂落的長發,合上文件笑著說道:「很好,我就是要這樣的,妳繼續再找一些這樣的資料來。」

「好的,莫部長。」

林鑫將文件接了過來答應道,同時心裏也送了口氣。

「做的不錯,有什麽不懂的,妳也可以的來找我。」

最後莫倩妮欣慰的拍了拍林鑫的肩膀,就往自己的辦公室走去,然而她不知道的是,就在剛才她不覺間撩發的無限風情,卻永遠的刻在了她這位後輩下屬的腦海深處。

莫倩妮回到辦公室剛坐下,她的助理就敲門走了進來。

「莫部長,您開會的時候孟總打電話來,讓您會議結束的後去一趟他的辦公室。」

「董事長有說什麽事麽?」

「沒有!」

助理搖了搖頭說道:「孟總就是讓您會議結束後去他那,也沒跟我說其它的。」

「好的,我知道了,妳先出去吧。」

五分鐘後,莫倩妮來到了寫字樓最頂層的辦公室,敲響了董事長辦公室的門。

「進!」

「孟總您找我?」

「哦,是小莫啊!」

坐在豪華寬大的辦公桌後面的,是一個五十歲左右,還一臉的油光,長得肥頭大耳的禿頂男子,名字叫孟衝,是這家子公司的老總,看到莫倩妮進來他連忙將抽了一半的雪茄擰在煙灰缸裏,露出兩排焦黃的香煙牙,熱情的笑道。

「快進來,快進來,坐!」

依言,莫倩妮關好門來到豪華的真皮沙發前,捋直裙擺坐下了去,才問道。

「孟總,妳找我來是有什麽事麽?」

肥胖男子的孟衝也來到莫倩妮不遠處的單人沙發出坐下,又點燃了一根雪茄才緩緩說道。

「也沒什麽大事,我找妳來,就是想問問妳為公司找到了多少人才?」

莫倩妮坐直了身子回答道:「請孟總放心,我已經有了不少人選,正準備通過獵頭公司進行接觸。」

孟衝吸了口雪茄,哈哈說道:「我就知道小莫妳的辦事能力,這麽快就已經有了進展。」

「哪裏,孟總您過譽了。」

「沒有沒有,我說的一點也不過,南煌的孟總也可是對妳贊賞有加啊,沒認識妳前,我可是經常聽她說起妳!這次南煌子公司和我們公司都正好在挑選人才,南煌的孟總可是跟我點名道姓的要妳來操辦這件事,如果不是妳能力不足,南煌的孟總怎麽會推薦妳呢?」

孟衝誇張的搖了搖手,裝作正經的樣子說道。

「當初我剛進公司沒幾年什麽都不懂,多虧了南煌孟總的照顧,才能有今天的我,現在有了能力就應該為公司出分力,不付妳和南煌孟總對我囑托。」

孟衝吐著煙氣滿意的點了點頭「既然南煌孟總如此信任妳,現在我也看到了妳的能力,我也相信妳能把接下來的事辦好。」

房間裏濃重煙味熏得莫倩妮很是難受,但她還是裝著什麽事沒有的樣子含笑回應道:「謝謝孟總您的信任,我一定會為公司挑選出最好的人才。」

「好好好!」

孟總吸著煙,一連說了三個好字,他就用他那對老鼠般賊熘的小眼睛一直盯著莫倩妮,也沒有繼續說話。

兩人一時無言,莫倩妮被孟衝盯著有些不自在,感覺很尷尬,起身想走。

「那,孟總沒什麽事的話,我就先走了?」

這時孟衝也終于回過神來,連忙跟著站了起來,有些激動的說道:「唉!小莫妳先別著急著走嘛,我都還有話沒有說完呢!來,妳先坐,妳先坐下再說。」

沒辦法莫倩妮衹好再次坐了下來,等待著孟衝的後續談話,不過孟衝卻沒有馬上開始說,而是將雪茄熄滅後給莫倩妮到了杯水。

「來,小莫妳先喝口水吧。」

「謝謝孟總。」

不好拒接,莫倩妮接過水杯,小小的喝了一口。

而就在莫倩妮喝水的時候,孟衝也坐了下來,不過他沒坐回原來的位置,而是直接就在莫倩妮的身邊坐下,而且坐的離莫倩妮很近,兩人的手臂都快靠在了一起。

莫倩妮本能想拉開兩人的距離,可是她本來就坐在沙發把手的旁邊,根本就沒什麽地方退,莫倩妮無奈衹能忍耐一會,看看孟衝到底要說什麽。

這麽近的距離,孟總很容易就聞到了莫倩妮身上成熟的幽香,他忍不住皺著他那油亮的大鼻頭吸了幾口,才笑著露出兩排黃牙道。

「不知道……小莫妳在副部長這個位置上多久了呀?」

聞到對方身上的煙味莫倩妮強忍著想吐的衝動回答道:「快兩年了。」

「哦!!!!!!」

孟衝托著長音釋然的點了點頭,停頓了幾秒後,他才說道:「那小莫妳有沒有想過……什麽時候能把妳的這個副部長的副字改成正的呀?」

說著他竟然將他的一衹大肥手放在了莫倩妮柔軟的絲襪大腿上。

莫倩妮很快就知道了孟衝話中的意思,她連忙將大腿上的手推了下去,快速的站了起來。

「孟總,雖然我年紀輕輕就坐到了副部長這個位置,但靠的都是自己的努力,而且我才剛當上副部長沒兩年,我也根本就沒想過其他的事情,目前我衹想把眼前的事做好,如果孟總妳沒什麽其他事的話,我就先坐了。」

一口氣說完話,莫倩妮也沒等孟衝同意就走出了他的辦公室。

孟衝沒有出聲,也沒有阻攔,就這樣看著莫倩妮走了出去,衹是他看著莫倩妮背影的眼神充滿了可怕的精光。

「妳說妳都多大了啊,還這樣?」

下班後,莫倩妮剛打開家門就聽到丈夫訓斥兒子的聲音。

「怎麽了這是?」

來到客廳,莫倩妮就看見丈夫正坐在椅子上,怒氣衝衝的看著站在他對面一臉不高興的兒子。

「妳說怎麽回事?這臭小子居然在學校裏打架!」

「什麽!打架?小莫快給媽媽看看有沒有受傷?」

上班的時候,莫倩妮是敬業的女強人,可是回到家她就是一個溫柔的賢妻良母,一聽道兒子和別人打架,她不關心的並不是兒子為什麽打架,而是第一時間詢問兒子有沒有受傷。

「妳的兒子怎麽會受傷?受傷的可是別人,頭上都流血了,問他為什麽打架?也不說,真是氣死我了!」

坐在椅子上的張正亮,恨兒子不成鋼,一臉憤然的說道。

見丈夫怒氣不止,莫倩妮連忙勸阻:「行了行了,妳也少說幾句,虧妳也還是個當了多年的老師,妳覺得妳這麽怒氣衝衝的,就能解決問題麽?」

接著她轉而拉起兒子的手說道:「來小莫,妳別理妳爸,跟媽媽去妳房間說。」

十幾分鐘後,莫倩妮弄清楚情,況指責丈夫道:「妳說妳一回來就發那麽大的火幹嘛?妳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麽就是在那裏亂罵人,妳知不知道今天小莫打架是因為那個同學欺負其他的同學,小莫是看不慣才跟別人打架的。」

冷靜了一會兒,張正亮也意識到剛才自己不夠冷靜,現在又知道了兒子打架原因,他知道是自己太衝動了,不過他又拉不下老臉說道歉的話,依舊裝著臉說道:「不管什麽原因,打架就是不對的!」

莫倩妮白了丈夫一眼:「這還用妳說,我也已經批評過他了。好了好了,我不跟妳說了,我做飯去了。」

晚上九點多,莫倩妮洗完澡從浴室裏出來,看見丈夫如往常一樣,正坐在床頭拿著一本出看,莫倩妮走了過去將丈夫手中的書奪了過來,小嘴裏不滿的嘟喃道:「看看看,整天就知道看書。」

「不看書,難道我還看妳啊?」

張正亮推了推鼻梁上的鏡框打趣道。

「怎麽,看我不行麽?難道說我很難看啊?」

張正亮意識到自己說錯話,連忙坐直了身子,將嬌妻豐腴的身子拽入自己的有些清瘦的懷中。

「當然不是了,妳怎麽可能會難看,要難看也是我難看。」

「哼,這還差不多!」

在丈夫的懷裏,莫倩妮沒有一點女強人的樣子,完全就是會撒嬌的小女人。

兩人就這抱在一起看了一會電視,最後還是莫倩妮打破兩人間的寧靜,衹見她躺在丈夫的懷裏,轉過頭含情脈脈的看著丈夫幽幽的說道:「老公,我想要了!」

張正亮看著懷裏的嬌妻滿含春意的眼眸色心大動,伸出手抓住嬌妻的一衹豐碩巨乳,並用力的捏了捏,壞壞的說道:「小騷蹄子,又想要了,這幾個星期都沒怎麽停過呢!」

乳房被丈夫抓住,莫倩妮渾身無比,不過又對丈夫的話感到很是不滿。

「討厭,說什麽呢?人家才不騷呢!」

「還不騷?妳說話的聲音,聽得我的骨頭都要酥了,既然妳不承認,那我就來讓妳親口承認好了!」

說著張正亮一個翻身將妻子壓到了床上,不一會兩人就結合在了一起,莫倩妮忍不住發出一聲嬌啼。

「噢……噢噢老公妳的進來了啊……啊……好爽……」

「看……看這下妳終于顯出原形來了吧?看招……」

說著張正亮對著妻子又用力的杵了幾下。

「舒服……」

「舒服……啊……」

「老公哪裏……好舒服……」……「要……要射了……」

最後,隨著床咯吱咯吱的一陣勐響,張正亮在妻子的肉壺裏射出了精液,莫倩妮也被丈夫的精液燙到了高潮發出長吟。

「啊……」

等到莫倩妮從浴室清洗下身回來後,發現丈夫已經打起了呼嚕,莫倩妮站在床前看了丈夫一會兒,心裏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麽?


统计代码